大河源頭,竟因缺水而貧?

  這里是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人稱“黃河源頭第一縣”。藏族老人尕藏才讓曾經看慣了家鄉的潺潺流水,在他的記憶里,過去的瑪多縣降水均勻,一年有300多個陰雨天。

  可誰承想,后來,草場大面積退化,雨下得越來越少。數據顯示,2003年黃河源區年均降水只有24.1毫米,蒸發量卻高達429.9毫米。

  守著源頭沒水喝,曾經生活富庶的瑪多縣,變成了財政入不敷出的貧困縣!

  時間跨越10多年,才讓老人又經歷了一個“誰承想”——

  “下雨了,下雨了!”“一起來淋雨!”這是不久前瑪多縣百姓在朋友圈曬出的喜悅。

  今春以來,青海多地晴熱少雨,草原、河湖都在盼一場酣暢淋漓的大雨。于是,一場生態保護型人工增雨作業開始了。

  滑行,加速……一架飛機呼嘯著到達6500米高空,青海人工影響天氣作業人員開始操作點火系統——連續按下幾個按鈕,懸掛在機翼下方的“焰條”被點燃,旋即噴射出火焰。天空烏云漫漫,火焰勻稱而熾烈,增雨催化劑就這樣噴灑到了云層中。

  “一個‘焰條’燃燒大概持續5至6分鐘。我們根據云層厚度來操控‘焰條’燃燒強度,盡量做到全程播撒!惫ぷ魅藛T介紹。

  飛行持續3小時左右,最后一根“焰條”燃燒完畢,飛機穿過云層平穩降落。此時,地面已大雨傾盆。

  這樣的雨,這10年間下了500多場。每年5至10月,正是三江源地區牧草生長和生態恢復的黃金時段,在此期間,氣象部門都會組織人工增雨。據EOS/MODIS衛星遙感監測顯示,2021年青海湖豐水期湖泊面積達4637.6平方公里,為近10年來面積最大。

  云端“搶”水500次,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簡單!跋纫业侥嵌洹曜龅脑啤。

  “以前,是哪里有云就往哪里飛,作業不太科學,現在我們是‘回形針式’播撒,同時還要考慮風速、風向、氣流等因素!敝袊鴼庀缶秩斯び绊懱鞖庵行母敝魅卫罴鞲嬖V記者,如今的人工增雨,靠的不再是肉眼,而是“天眼”——探空儀、地球靜止衛星、極軌衛星等等,“風云氣象衛星發揮了大作用,再加上地面上5萬多個自動站、全國206個天氣雷達,它們立體化、全天候監測,最終精準鎖定適合作業的目標云”。

  “而且,現在的增雨作業飛機都搭載了機載粒子探測系統,利用這些高科技探測技術,可動態掌握云中水汽、云滴、雨滴等水凝物的變化,為三江源區域精準降甘霖!崩罴髡f。

  從一滴水到一片湖,人工增雨為瑪多縣帶來一派生機。

  “這些年,雨水多了,風沙少了,豐美水草正一點點恢復!辨夭夭抛屨f,以前一到冬天,下午基本出不了門,因為沙塵暴太厲害,F在,冬季不管什么時候出門都不成問題。

  曾因黃河斷流而被迫停止發電的瑪多黃河源水電站也可以正常運轉了,黃河源頭最大的兩個湖泊——鄂陵湖、扎陵湖的水位明顯回升,曾經消失的大小湖泊回來了,黃河源頭再現千湖景觀。

  從過去的“解渴”降溫到現在的生態修復,人工增雨服務的升級換代離不開高科技。

  裝備“鳥槍換炮”,高炮、火箭、飛機等一應俱全;國產新型催化劑,催化效率提高100倍以上;自主研發的3公里精細化云降水數值預報系統投入業務運行;雷達指揮、自動發射、立體播撒的火箭作業系統研制成功,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并廣泛用于各地作業……

  2021年,我國第一架大型人工影響天氣無人機“甘霖-Ⅰ”首飛成功。經過祁連山飛行試驗,“甘霖-Ⅰ”在山峰嵯峨、云霧飛渡的祁連巔峰,突破了復雜氣象、復雜地理條件的限制,破解了無人機難以防除冰的世界性難題。

  酷熱難當的這個夏天,從東北、西北飛赴湖北襄陽、重慶、河南南陽、陜西安康等地開展增雨作業的多架高性能增雨飛機,更是有如“神兵天降”;首次調用的兩架大型無人機還在重慶實施了增雨撲火作業……

  現在,我國人工影響天氣作業規模已居世界首位。穿云播雨,將用更多“喜從天降”的歡愉潤澤大地。(記者 崔興毅)

編輯:楊曉凡
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 授權>>
轉載申請事宜以及報告非法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010-56807194
長按二維碼
關注精彩內容